苏ICP备13062195号


★本站公告★
(站长承诺:本站所有APP亲测无毒,安全可靠,无侵犯隐私狼友放心免费下载,可放心使用!)广告投放请联系广告商务合作,(联盟/代理)勿扰!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本站永久域名:www.seyingyingshi.vip(玩弄少妇肉体到了高潮,久久这里只精品免费6,午夜阳光高清在线观看日本片,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)

【乡村大凶器26-27章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未完待续】

时间:2021-08-12 08:36:06

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017-11-1 21:11 编辑


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见红

  月色清凉,银白色光幕从天边泼泄下来,整座乡村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细纱,凉风习习,晚风阵阵,林间哗哗直响,几张树叶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,落在两具白花花的身子上。《+棋+子+小+说+网 www.qiZi.cc奉献》

  大树根下,阵阵飘、舒爽,带着点点销。魂蚀骨的闷哼喘息响起,配合着一阵吧嗒吧嗒吃食的声响,渐渐清晰,逐步步入忘我神态。

  将小芳玉体横陈,衣服垫在下面,打量着完美无缺的诱人香体,两手毫不犹豫攀上了两座高峰。小香瓜不大,配合着身子却恰到好处。坚挺又不失弹性,两颗粉嫩的樱桃珠子一挑一动,沾着点滴白色唾沫。更显娇嫩,嫩得仿佛能捏出水儿来似得。微微用力,玉体便轻轻一颤,体表温度骤然上升。

  灼烧着小芳灵魂!

  “美……”龙根赞了一句,咽了咽口水儿,裤裆猛地一顶,险些把裤衩戳破。

  大手滑过小芳玲珑曲线,路过两座高峰,滑过平坦小腹,捏了一把腰际软肉,径直杀入毛茸茸的丛林山地。

  “嗯哼,”小芳娇躯一拧,大腿根子一夹,躲过龙根魔爪,轻呼道:“小龙,不,不要,摸那儿……”

  龙根顿了顿,抽回手来,想了想,小芳毕竟是处子之身,自己也挺喜欢这妮子的,乖巧善良,龙根实在不忍心用强。

  不过要让龙根错过如此大好时机也绝对不可能。

  从毛茸茸的大腿缝里抽出大手,滑下浑圆大腿,浑圆滑腻如羊脂玉般,洁白如雪。小腿儿修长秀美,不见丝毫赘肉,玉足如葱白一般嫩爽。

  来回摸弄,反复揉捏着胸前两耸坚挺的蒙古包,小香瓜是钟乳型的,两颗小点成了高峰,轻轻按下去又弹了起来。《+棋+子+小+说+网 www.qiZi.cc更多更全》

  “小芳,我,我吃奶咯……”要拨开大腿,还得从上面打开缺口。

  “滋溜”一声,龙根含住了两颗小蓓蕾。

  娇嫩欲滴的樱桃珠子,玩弄在龙根舌头之下,轻轻一舔,一搅,滋溜吧唧一口,唾沫也甘甜。

  “嗯哼……啊…”

  喉咙深处发出灵魂深处传来的呻吟,小芳酥。胸一挺,大腿不自觉分开了些,下面果真如小龙所说那般,两片薄唇酥酥麻麻,忍不住想去抠弄抠弄,刚一伸手,触手却是一片粘稠的温柔,黏黏的,滑腻腻的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酥。胸猛然吃痛,痛觉之后又进入了昏沉沉的美梦,不想醒来!小腹下三寸那地方,不知咋的,升腾起一股莫名的燥。热,灼烧四肢百骸,不难受,舒服的要死!

  “啊…哼,嗯小龙,小龙抱紧,抱紧我……”话没说完,小芳双手勾住龙根脖子,使劲儿把头往自己胸前按。

  龙根心下一喜,这可是冲破下面那小洞的前兆啊!顿时加快速度,使劲儿吮。吸着两颗小樱桃,当真使出了“吃奶”的劲儿……“嗯呃,嗯,好……”

  小芳哼哼哈哈叫嚷个不停,体表的燥。热,身体的舒爽,仿佛将整个人送入了天堂一般,酥酥麻麻,提不起丝毫的力气,慢慢被融化。

  “唔……呃…唔…”

  龙根张开血盆大口堵住了小芳樱桃小嘴儿,紧咬着牙关,下面突然被摸了一把,嘴巴一张,一条粗壮的舌头钻进喉腔。掀起一阵巨浪,不断搅动翻腾。

  “轰隆”,大脑突然窒息,不知如何应对,小芳只剩下享受。灵魂一次又一次的被带入天堂,推入巅峰。前所未有的舒服……龙根展开舌技,缠绕带动着小芳的小香舌,舔舐,吮。吸,一股甜腻的香精流入口腔,滑向小腹,小腹内如同火上浇油一般,窜起一股大火,将二人焚烧!

  “吧嗒吧嗒”良久复良久,感受着裤裆那陀越来越庞大坚挺,龙根轻轻松开了口,咬着小芳耳垂,轻声道:“小芳,给我日日,成不?喜欢死你了……吧嗒…”说着吹了一口热气。

  “嗯…啊…”

  娇躯一扭,响起一阵闷哼声,也不知道小芳是愿意还是不愿意,反正龙根挺乐的,小芳叉开着大腿,两腿紧紧缠绕着龙根腰背,毛茸茸下那条小缝儿正哗哗流着白色的粘稠液体,一摸,温热滑腻。

  这汁液,很是正宗!

  “啪”!

  裤衩刚一脱下,裤裆那条黑黢黢的大蟒蛇猛地弹了起来。张着血盆大口跟要吃人似得…龙根一手扶住小芳后背,一手抚弄着二弟,慢慢顶住那条流水的小缝儿,将两片薄唇撇开,接着月光,龙根看的清楚,小芳那里面还是红红的。

  黑漆漆的大蟒蛇用脑袋不断磨砂擦拭着那条哗哗流水的小缝儿,刚一接触,小芳浑身又是一阵颤抖,仿佛灵魂遭受重创一般,整个人陷入了短暂的窒息。两颗小香瓜跟着轻轻一晃。

  “嘶,好多水啊…”龙根赞了一句,小缝儿里的水不断流下的水,顺着大蟒蛇的脑袋一直流到大蟒蛇尾巴,连卷曲毛发都给染上了。

  “小芳,我……我进去咯…”

  话音刚落,巨棒再也控制不住,腰板一挺,对准小缝儿,轻车熟路的杀了进去……“啊…!!!!”

  一声惊叫,撕心裂肺的痛叫,指甲全都扎进了龙根后背,小芳惊惧的睁大了眼睛,瞳孔急剧放大,下面那地方像是被人用刀子硬生生划开一道口子似得疼痛,犹如一道晴空霹雳落在了灵魂深处!

  “啊……”

  小芳的惊叫吓坏了龙根,这反应也太大了吧,下面的确很紧实,不过爱。液足够多,倒也没啥阻碍,顺利的杀了进去,可是小芳这表情也太夸张了吧。

  “疼,疼……”眼睑下两颗泪珠子滚了下来。龙根心软了。

  自己平日整的那些婆娘可都是经过人事的,人小芳还是姑娘呢,这…唉,估计错误了。

  龙根不能用强,毕竟对小芳有义,这一棒子下去不得把小芳给捅死幺?

  “哧溜”一声,龙根抽出了巨棒。

  “嘶”小芳抿了抿嘴,下面顿时好受了两分,只是有些空落落的感觉。不过痛楚已经缓解了。

  “啊,这幺多血?”

  龙根吓了一跳,低头才看见二弟脑袋上裹满了红色液体,小缝里流出的不再是白色汁液,而是殷红的鲜血。这是处。女之血。

  农村里有个说法,把女人给整见红了,这个女人自己一辈子都得照顾……

      正文 第二十七章 寡妇望门

  强忍着裤裆胀痛,给小芳一一戴好奶罩子,提上裤衩,下面那血飞溅的到处都是,只能脱下汗衫擦擦了事。“哎呀,疼”小芳秀眉一拧,刚一站起来,两腿直往外面撇,下面那个地方火辣辣的疼,好似一根儿巨大棒槌把两条腿硬生生分开了似得,顶的人异常难受。 “来,我背你。”心疼小芳,龙根一弯腰将小芳背在背上。两只大手紧扣着屁股墩儿,忍不住轻轻一捏,弹性依然美丽。一根儿食指轻轻滑过屁股缝儿,小芳娇躯一拧。“小龙,别,别闹,我下面难受死了”小芳身子一热,想起了刚才那一幕,整个身躯一热,刚才仿佛置身天堂一般的美妙,结果下面却疼的难受,不免有些生气。臭龙根不是说很舒服的吗怎幺会痛呢,痛的撕心裂肺好不郁闷  “嘿嘿”,龙根坏笑两声,两只手捏着两半儿屁股墩儿,饱满翘挺,趴在背上两腿往外一扳,小屁屁又大了两分。下面那小洞想咋摸就咋摸。 “小芳,第一次有些痛,下次就好了。等你休息两天,咱们接着日” “啊呸”  小芳轻啐一口,趴在龙根结实的臂膀上,回味着方才美妙飘飘的仙境之中,脸蛋儿顿时一红,深深埋在龙根后背,宽厚而温暖的背上,渐渐的有了睡意。 三水叔带着婆娘去村头看电影儿去了,乡下人没啥电视就稀罕这玩意儿。即便有电视翻来覆去都这两台,瞅着没啥意思。电影儿就不一样了,那洋鬼子婆娘,高挑的身子,硕大的奶。子装在胸前一晃一晃的,蓝蓝的眼珠子好似媚骨天成。多稀罕啊!“小芳,你早点儿休息,下面用热水擦擦,我先回去了。别被三水叔瞧见。”将小芳搁在床上,龙根按着裤裆出了门。 树林里折腾了大半宿,捅了一下又给硬生生拔了出来,不能再进。痒的龙根浑身上下不得劲儿,充满了干劲儿却没地儿使。小芳要疼,可自己裤裆那棒子也是大事儿,迫切需要找点儿解决。  村头电影放的差不多了,再有一会儿大家该的回家了,黄翠华那婆娘日不成,吴桂华那儿也不能去。家里倒是有俩娇滴滴的大妹子,可身子孱弱,整个半小时就不得劲儿了,裤裆那陀东西得不到释放啊。 “对,去找陈香莲,那婆娘年岁大,长年用黄瓜茄子捅啊捅的,那地方深的很,不怕整。”心里有了计较,龙根过了河滩,顶着大月亮朝着陈香莲家里走去。 陈香莲多年前就成了寡妇,一把屎一泡尿的把女儿带大,说来还算有些本事。可寡妇的名头总归不好听,不受人待见。村里人但凡有点儿能力的都搬走了,因此陈香莲住在村里最飘远的北边,这一片基本没啥人。   “这婆娘还没睡呢”走到陈香莲家门前的路口,远远看见一盏黄澄澄的路灯亮着,龙根心下一惊,暗道:“不会有人先打这婆娘的主意了吧。他奶奶的,吃了自己的大香蕉,这婆娘还能看上别人的掏牙棍儿” 看看去  夜幕刚一降下,收拾完家长里短,陈香莲早早的上了床,本想去看电影儿的,可家距离村头实在太远,家这边又偏僻的很,别出了门就遭贼。因此待在家里,可一上床陈香莲就没了睡意。 昨晚那根儿大蟒蛇足足捅了自己一个多小时,把自己整的筋疲力尽,今早太阳出来才起床来着。那滋味儿,把下面给塞的满满当当,不留丝毫缝隙,一插一抽,带出一抹白色的液体。 “滋溜滋溜”的把自己顶到了天堂, 想想,下面就流出了水儿。直到昨晚陈香莲才发现,原来自己如此失败,活了几十年只尝过一次做女人的美妙滋味儿,以前的那些狗男人,那玩意儿能叫做鸡。巴吗连黄瓜都不如呢。 “唉,小龙咋还不来呢不说好了,天天来日我吗”陈香莲眉头一簇,暗淡了不少,“难道是嫌我有些老了幺”

  陈香莲从床上滑了下来,伸手披上一件汗衫,下面就穿了一小内裤,两条大丝瓜从胸前垂了下面,樱桃早已干瘪了,黑漆漆的,硬挺挺的,还有啥姿色啊。 捋了捋额前的两根儿秀发,陈香莲摸了摸脸,对着镜子仔细望了起来。眼角鱼尾纹爬上了额头,不由得一声哀叹。

  “老咯,老咯。”起身,肥臀一扭,两团屁股墩儿一扭。趴在窗前看了看,见无来人,一骨碌爬到床上,拉过毯子盖在身上。  想要入睡,脑子里却始终浮现那根儿大棒子,黑漆漆的捅的多舒服啊。暗骂自己不要脸,却抑制不住情。欲,伸手拿起窗前黄瓜,从下面给塞了进去。 “啊,嗯哼” 身躯一颤,黄瓜不仅没切片儿,还没去刺。扎在上面有些轻微的疼,可要和那种紧紧的饱满感比较起来,那些疼俨然成了舒服。  “滋滋滋”来回抽。插了几下,陈香莲就有些受不了了,身子一软,躺了下去,水了流了一炕。  “哎哟,小龙啊,你在哪儿喂,快来救救你婶娘了喂这难受的要死哦。”陈香莲紧紧拧着眉头,手根子都软了下来,裤裆里那条洞夹着一根儿大黄瓜,拔也不是,往里面捅也没劲儿,浑身如同火烧一般难受。

  “吱呀” 房间门一响,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,陈香莲第一注意力并没有放在来人脸上,而是盯住了来人的裤裆。 只见,来人裤裆高耸,松松垮垮的短裤硬是被顶的胀鼓鼓,像是在裤裆里塞了一根儿棒槌立着一样。 “小龙你来了快,快来捅捅婶娘,这下面啊”说着,陈香莲也不知哪儿来的劲儿,一下子抽出下面那根儿黄瓜。“痒,痒死了快,整整婶娘啊”  龙根裤衩一扒,顶着大棒子走向炕边,掀起毯子,一把将陈香莲仅剩下的一件汗衫也给扒了下来,扳开双腿,下面那水哗哗的流着。  “啪啪啪”伸出食指使劲儿往里面捅了捅,水更多了。 “啊啊啊”陈香莲颤抖着两颗大丝瓜,哇哇的叫唤了起来,媚眼儿里带着浓浓性。欲。  抽出手,甩了甩手指上的水珠子,龙根嘿嘿笑了笑,“你这婆娘咋浪成这幅德性了来,日日”

  字数:3646

     【未完待续】
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